临习诸遂良《雁塔圣教序》
《宋拓雁塔圣教序》临习。
临习诸遂良《雁塔圣教序》
《宋拓雁塔圣教序》临习。
【宋】邓春《画继》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卷十 杂说  论近  徽宗建龙德宫成,命待诏图画宫中屏壁,皆极一时之选。上来幸,一无所称,独顾壶中殿前柱廊栱眼斜枝月季花。问画者为谁,实少年新进,上喜赐绯,褒锡甚宠。皆莫测其故,近侍尝请于上,上曰:“月季鲜有能画者,盖四时、朝暮、花、蕊、叶皆不同。此作春时日中者,无毫发差,故厚赏之。”   宣和殿前植荔枝,既结实,喜动天颜。偶孔雀在其下,亟召画院众史令图之。各极其思,华彩烂然,但孔雀欲升藤墩,先举右脚。上曰:“未也。”众史愕然莫测。后数日,再呼问之,不知所对。则降旨曰:“孔雀升高,必先举左。”众史骇服。    宣和殿御阁,有展子虔《四载图》,最为高品。上每爱玩,或终日不舍,但恨止有三图,其《水行》一图,特补遗耳。一日,中使至洛,忽闻洛中故家有之,亟告留守求观。
[宋]邓椿《画继》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卷九 杂说  论远  画者,文之极也。故古今之人,颇多著意。张彦远所次历代画人,冠裳太半。唐则少陵题咏,曲尽形容;昌黎作记,不遗毫发;本朝文忠欧公、三苏父子、两晁兄弟、山谷、后山、宛丘、淮海、月岩,以至漫仕、龙眠,或评品精高,或挥染超拔。然则画者,岂独艺之云乎?难者以为自古文人,何止数公?有不能,且不好者,将应之曰:“其为人也多文,虽有不晓画者寡矣;其为人也无文,虽有晓画者寡矣。”    画之为用大矣。盈天地之间者万物,悉皆含毫运思,曲尽其态,而所以能曲尽者,止一法耳。一者何也?曰:“传神而已矣!”世徒知人之有神,而不知物之有神,此若虚深鄙众工,谓:“虽曰画而非画者,盖止能传其形,不能传其神也。”故画法以气韵生动为第一,而若虚独归于“轩冕”、“岩穴”,有以哉。
让逻辑重获哲学意义(3)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如果被先验逻辑学所理解的对象因此是范式的(paradigmatic)或原型的(urbildlich)意义而非再现的(nachbildlich)意义,那么范畴和质料之间的原事态这一意义概念,对于非哲学的思维方式来说就是不可理解的了。是它,而非诸如实体或主体之类的形而上学概念,才是“存在者的”首要的“哲学修饰”(philosophical epithet)(LP,123页)。但它是一种特别先验的观念,直接经验和经验科学的话语都无法理解它。它所涉及的只是拉斯克所谓的对象质料(LP,122页);人们只是“生活”于意义领域之中,却没有 “认识到”它本身(LP,191页以下)。但是“如果我们作为逻辑学家把现存对象刻画为意义”,那么在对暗中使我们的一阶(first-order)认知性把握得以可能的东西进行反思的过程中,我们就已经将注意力转向了范畴形式本身(LP,123页)。依据对存在/有效性的区分
让逻辑重获哲学意义(2)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2.真理问题   康德已对形式逻辑和先验逻辑做了区分,他指出:形式逻辑为真理提供了一个“否定性的条件”(没有它我们的思维就不能同自身相一致),而先验逻辑则提供了没有它们我们的思想就不会“与任何对象相关联”的条件,所以它是“真理的逻辑”。[6]如果说前者涉及的是思维的先天句法,那么后者则与其先天语义学有关。承认了“关于真理的名义上的定义,即真理是认知与其对象的符合”7,康德的范畴就成了作为一致或符合的真理的可能性的条件。在这一框架内,新康德主义者和新经院主义者之间的争论就呈现为下面的问题:是否真理的逻辑学需要在“本体论的真理”(ens tanquam verum),也即在作为判断的尺度的形而上学的对象概念之中奠基。能对一致性给出一种纯逻辑的解释吗?双方都承认仅仅分析真理的结构是不够的,还必
让逻辑重获哲学意义(1)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走向一种哲学的逻辑   1912年到1916年间海德格尔发表了一系列著作,在其中他探讨了盛行的主要逻辑理论,并涉及到逻辑在一些学说——新经院主义、新康德主义的“批判唯心主义”(先验逻辑或作为第一哲学的认识论)、奥·屈尔佩(O.Külpe)的“批判实在论”和胡塞尔现象学——中的形而上学基础。[1]在所有这些观点中,范畴理论都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受亚里士多德或者是康德的激发,逻辑理论试图说明使得经验科学知识得以可能的概念,以及知识的“客观有效性”的基础。于是,逻辑学并非仅仅研究论证的形式特征,作为先验逻辑学或“真理的逻辑学”,它包纳了知识论和科学的所有基本问题。即便是新经院主义者(他们将逻辑学从属于形而上学)的观点,也是通过知识的可能性的条件这一先验问题而展开的,虽然他们想重新赋予“先
我不问了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几天,心里很堵。人苍白,文字苍白,思想也苍白。但是,央视画面告诉了我,什么叫感动。 感动,空降兵那五千米的一跳过后,想知道,他们遗书写了什么 感动,总理真的生气了“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吧”过后,想问,温柔的限度在哪里 感动,飞石下抢修道路的现场揪住亿万人的心何时打通救灾的道路现场指挥的无奈摇头我想问,为什么不用大型推土机 感动,那位柔弱的老师身体、讲台和人性举起四条生命之重我看到了,我相信了,我不问了 感动,那些孩子劫后童言“我要喝冰镇可乐”可惜,他好象又走了“下面很黑、很冷”也许,他还活着一个忘了,一个记住面对生命,各有不同我看到了,我相信了,我不问了 感动,那妈妈的呼天喊地“为什么倒塌的是学校”也有自信和感激“我知道你们会救我”“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面
康德关于存在问题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柯尼斯堡,康德 于1724年出生的地方,1804年在那里逝世。几乎所有的哲学教科书上都这样介绍。打开地图才知道,那里现在叫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的一块飞地。二战中康德的故乡被苏联并吞。曾经的东普鲁士首府、伟大哲学家康德的故乡成了加里宁格勒。 从地图上看,那里邻近波罗的海,南面是波兰。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想到,现在偏远的、走私遍地的一块大陆曾经诞生了一个伟大的哲学家。而在哲人逝后的今天,至少是我个人很难再去把加里宁格勒和伟大的哲学联系起来。 在哲学上,人们把伊曼努尔?康德的思想分为前批判时期和后批判时期。1763年,康德以硕士学位写下了《证明上帝存在的唯一可能证据》 如果根据康德文中所用的概念习惯,“可能证据”只是个逻辑上的可能性,而不是现实的实在性,同时证据本身不是证明。这个可能的证据
萧诗美:论“是”的本体意义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萧诗美:论“是”的本体意义本文所论之“是”,依康德的定义,为判断中的系词;“本体”则被认为是这个“是”的一种哲学意义。(参见Kant,p.504、159)。汉语学者很难把普通的是动词与哲学探讨的大本大源想到一起。许多学人不赞成将西方哲学中的Being翻译成“是”,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认为Being是本体,而“是”决没有本体的意义。可是我们毕竟不能否认西方人所说的Being也有“是”(to be)的意义。这两个意义——“是”和“本体”摆在一起,就迫使我们去想一想:这个通常用作系词的“是”为什么会有本体的意义?哲学要探讨的本体为什么竟然会是“是”?这两个问题都因我们只把Being简单地翻译为“存在”而被掩盖起来了。现在我们将其重新发掘出来,以便如陈康先生当年所期望的:“练习一种新的思想方式”(柏拉图,第107页)。由于问题主

傅永新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