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小黑四结婚(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二

混着玩玩,一般人不会顶真的,而老王却叫上了劲。他说,假戏可以真演,真戏可不能假演,演砸了,小媳妇会一辈子噘着嘴巴的。他还傻乐着说:“人家是生米煮成熟饭,我却硬把熟饭做成生米。不过,只要大家有要求,不就是陪着玩玩嘛,多大的事啊。”

他开始了“第二次婚礼”的准备,委托了一家婚庆公司主办,但觉得气氛不够,生怕大家玩不好,又礼聘了歌舞团的妞们一起混着玩。

  婚礼如期举行。礼堂设在可容百十人豪华包间内。置入其中,如沐浴在月光下,有点月朦胧鸟朦胧。那清澈透明,却又雾里看花的殿堂,让我们这些张张腐朽的老脸,辉映出了神奇的光彩来,更有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

动人场面终于出现了。只见那小黑四,牵着新娘的手、踏着婚礼曲,款款步入铺满鲜花的甬道时,众人的掌声、噼噼啪啪声随之响起,五彩灯快乐地闪烁着,我们的眼睛也跟着诡秘地一闪一闪的。

“某先生,你愿意娶你身边的美人吗?”“肯定愿意。”小黑四挂满了笑,深情地看着新娘后,回答了司仪的套话。

“某女士,你愿意嫁给身边的帅哥吗?”“嘿嘿。”某女笑了。

“某女士,你愿意嫁给身边的帅哥吗?”司仪重复了刚才的一问。

“嘿嘿。当然——愿意。愿——意——”新娘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一着急,便搞出了小“花絮”,着实令我们捧腹大笑。司仪慌了神,搞不清新娘是真傻,还是装傻?但又说不出什么来,只好任新娘表达她的愿意了。

其实,新娘是智慧的。她对司仪明知故问的姿态,甚为反感。司仪那千篇一律的说辞、装出来的激动,仿佛他就是今天的新郎。这分明在“抢劫”啊!再说了,那些弱智问题,不是把新娘活活逼成“傻媳妇”吗?两情相悦、心心相印的新人,用得着说出来吗?说时迟那时快的道理都不懂,还来主持婚礼?哼。

新娘是这样想的,当然要捉弄司仪了。让司仪那从不合上嘴巴的专业笑容中,现出无辜的尴尬相来。

司仪调整一下情绪,干咳了一声,又抖起了精神来,继续他那一见新人就激动的腔调,用了一堆温馨浪漫的形容词,赞美起这对新人来。他指着新娘说:

“这位眼前的绝代香艳,楚楚动人、阿娜多姿如仙女般,来到了我们新郎身边。

你们看,她那眼睛,如秋水一般清澈,映射出纯洁美丽;又仿佛一轮明月,照亮了我们的婚庆殿堂,更照亮了新郎的心上。

你们再看,她那高挺的鼻子,如维纳斯一样富有雕塑感,高贵、优雅、充满着爱的力量。看她那小嘴巴,和笑意写满的脸庞,相映成趣,时而三月桃花春意闹,时而如玫瑰初绽,羞羞答答。。。。。。

。。。。。。。。。。。。”

随着舒缓的音乐,和司仪的解说,小黑四实在受不了了,不时地歪过脑袋,看看今天的新娘。司仪赞一句,他便看一次,还朝大家挤挤眼。再赞,小黑四再歪脑袋,看看新娘,又朝我们挤眼。反复几次的示爱,逗的我们哈哈大笑。

那笑声、音乐声和那煽情解说声是和谐的,是难忘而又欢快的。我也情不自禁地笑出了泪花。

笑着笑着,我突然冒出来古怪感觉:这不是贩卖人口吗,哪能这样赞美人的啊?拿出小黑四和新娘的每个器官,分门别类的指指点点,然后再描述一番,我真晕。

婚庆公司如此搞出来的爱,我有点反感。从这种规定的爱、规定的欢乐中,实在看不出新人自选的真爱来。

   看着看着,我憋不住了,便走到台前,抢了司仪的话筒,说:“各位来宾,如果新娘这样当,那也太幸福和甜蜜了。这样的新娘,我也愿意做的。”(待续)

<< 小黑四结婚(三) / 小黑四结婚(一)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傅永新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