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综合判断和分析判断

      综合判断和分析判断的区分,是康德哲学的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康德在《纯批》第二版导言中指出了这个区分,在先验逻辑部分的第二卷第二章“纯粹悟性(知性)之原理体系”中,详细的论证了。康德认为,综合判断问题在“先验逻辑中,此为一切问题中之最重要者”(P151)。

1、什么是判断    在理解综合和分析判断个问题以前,应知道判断的最基本知识。一般说来,判断是最基本的思维单位,其表达的语言形式为:S是P,即判断结构是由语句来表达的。但不是所有的语句都可以表达判断,它只能由陈述句表达。如:“请把门打开”“早上好”等语句并不表达判断,因为它们都不是陈述句,前者是祈使句,后者是问候句。一个语句是否表达判断,主要以两个基本特征来判别:一是断定性,二是真假性。

     比如,祈使句“请把门打开”,表达的是一个请求。门究竟是打开了,还是没打开,说话者并没有作出断定。在这个例子中,或有人提出疑问,“请把门打开”意味着“门是关的”,注意这里的“意味着门关着的”已经是指另一个判断了,而与这句话没关系,或者说,意味着的“门是关的”可以理解为“隐判断”。而隐判断并不是我们说的判断。如同我们说函数与隐函数区别一样。

     “早上好”也没有断定被问候人是否真的好,从“早上好”句子中,我们也无法判定其真假性来。所以,一般说来,我们把陈述句(反问句)表达为一个判断。

      顺便提醒一下,通常意义下我们认为命题就是判断,其实二者是有区别的。把判断理解为命题,已经接受了命题是思维唯一基本单位的前提。因为命题内部结构并不去深究,而只以真假值看待命题。

2、语词和概念    我们知道,语句与判断是有区别的,只有陈述的语句或反问句,才可以表达判断。在形式逻辑中,语词和概念也是区别的。在陈述句中的主词,在判断中我们称为“主项S”,而主项是一个实体的概念。同样,谓词称为“谓(宾)项P”,谓项是一个属性的概念。这里,为什么不能把主项和宾项的概念理解为语言中的语词呢?因为语词是通过概念来思维的。而语词与概念是有区别。其主要区别在于:(1)同一概念可以由不同的语词来表达,如“南京”,可以用“六朝古都”“金陵”“宁”来表达。(2)同一语词可以表达不同的概念。“玫瑰花”可以指植物的花,也可以表达爱情等概念。(3)实词表达概念,虚词不能表达概念的。

     上述是关于判断的简单常识,对于其中存在的问题也是有争议的。比如:海德格尔说“火!”虽然不是一个语句,但却表达了一个判断。又如打个手势,虽没说话,也表达了一个判断。又如,对判断中出现的“主项”,要求它是一个存在的实体概念。“有的鬼是绿色的”(假),根据逻辑方阵图可推出:“所有的鬼都不是绿色的”(真)。显然这是荒唐的。

3、综合判断和分析判断    我们的知识来自判断,而人类扩大的经验知识,康德看来只能来自综合判断。所谓综合判断和分析判断康德定义为:“或乙宾词属于甲主词而为包含于甲概念中之某某事物,或乙与甲虽相联结而乙则在甲概念之外。前一类我名之为分析判断后一类则名之为综合判断”(P23)

A、综合判断   综合判断指主项概念S与谓项概念P联结时,谓项P概念超出了主项概念S的范围。综合判断是扩大的判断,它是我们扩大的经验知识主要依据。自然思维态度认为,我们经验知识的扩大通过归纳法实现的。但休谟对归纳质疑,因归纳法不能得出必然的结论,并认为它不过人们的心理习惯。虽然在知识论中,休谟责难归纳法有些道理,但他说明不了数学等观念科学的必然性问题。康德提出的综合判断,其要旨是解决笛卡儿的唯理论和休谟的经验论的矛盾,说明我们经验知识的必然性问题。

     我们知道,在演绎逻辑是不能得到扩大的知识。而综合判断却扩大了知识,它是如何扩大了经验的知识呢?

     综合判断是要对主项的S断定时,使得判断的内容多出了东西,这里多出的东西被我国著名康德专家郑忻称之为“多加”。

     比如:“一切物体都有重量”是康德给出一个综合判断例示。因为宾项“重量”概念是在主项“物体”概念之下(之外),而不是在它之中。也就是说,通过对“物体”概念的分析,我们不能得到“重量”性质,“物体”概念外延并不包含“重量”。重量不是物体的性质,物体的基本性质是广延性、不可入性、形体等。

     如何理解“重量”概念超出了“物体”概念,而在物体概念之外呢?我们知道,“我感觉到很重”这是一个知觉判断,属于感性领域。我感觉到的重,不一定就是重的。没有物体,我同样会感觉到重的。 反之,我没有感觉到的重,就不可能有“一切物体都有重量”的判断。所以在作出“一切物体都有重量”的判断时,我已经把主体关系附加在“物体”概念上。

     所以康德说:“在综合判断中,则我必须超越所与概念以外,以完全与其中所含有者相异之某某事物视为与此概念具有关系。因之,此种关系绝非同一或矛盾之关系;且其关系之真伪,亦绝不能就判断自身发见之也”(P151)

     康德理解的综合判断有几层含义:(1)综合判断中,对所与主项概念的断定,其所断定的已经超出了其范围。(2)多出的部分与主项具有某种关系,可简称为“多加”。(3)这种“多加”关系既不是同一关系,也非矛盾关系。(4)对于关系的真假性,即对于综合判断的真假性断定,不可能来自判断自身。

     康德关心的问题综合判断如何可能性,如何说明它的有效性。康德认为,所与的概念与另一概念联结的话,必须有第三者才能使得两概念的结合。这个第三者是什么呢?他以为,在感性领域内所给予的是杂多的表象,这些杂多表象是放在时间中的,通过时间、内感和先天的方式进入的。而想象力把表象与表象的结合起来,称为表象的综合,即杂多表象成一个。


B、分析判断    所谓分析判断主项概念包含了宾项概念,可以直接通过主项概念的分析得到宾项概念。“一切物体都是广延的”是一分析判断。物体概念可分析出广延性、不可入性和形体等。而分析判断并不能扩大我们的知识范围,它属于演绎逻辑部分,给予我们的是必然知识。

     为什么说“一切物体都是广延的”是分析判断呢?康德认为,当我说出这个判断时,实际上已经把“广延”与我结合起来了,它与“物体”的概念相关联的。我可以不超出这个物体概念,只需分析它即可得到广延性。也就是说,我随时在“物体”概念里面所思维的杂多,都可以遇到广延的谓词。因此,这是一个分析判断。而“一切物体皆有重量”与之不同,其谓词“重量”不是由我在一般物体概念中所思维的东西,因为它附加了一个感觉上的重。


     康德举例说,在红颜色的这个例子之中,如果我把红作为一个“共同概念”,也即一般的红时,这个红是从某个具体的红的对象中抽象或分析出来的。在一块红地毯中,一般的红作为“标志”存在于红地毯中,但却是与这块地毯其它“标志”,如形状、花纹、质地等事先“联结”在一起,并表现为直观的对象,它是如下分析行为的基础,“这个地毯是红的”,作为谓词的红概念是分析的统一。但在我把红从红地毯分析地抽象出来前,这个红的表象已经和其它表象联结在一起了,“……因此这个表象必须预先在与其它表象(即使只是可能的表象)的综合统一中被想出来,我才能在它身上想到使它成为共同概念的那种意识的分析的统一。”[3](B133f.)综合的统一因此是分析的统一的“前提”,在分析抽象出某一表象前,这一表象在直观中是与其它表象联结在一起的,这一联结是根据知性的必然规则进行的,也就是范畴的综合的统一。

<< 再读康德(二 / 现象概念初探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傅永新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